邯郸新闻>>邯郸经济新闻

详解钢铁去产能邯郸方案:交易平台上的产能流动

2017-11-24 10:44:54 来源:邯郸日报
进入移动版,省流量,体验好

邯郸是河北钢铁产能大市,武安是邯郸的钢铁产能大户。

据市发改委提供数据,从2016年开始,全国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至1.5亿吨,2016年目标任务是4500万吨;河北省分配到的任务占全国的一半多,而邯郸占河北的1/4,武安又占到邯郸的一半以上。

在全国钢铁产能结构性过剩,供给侧改革去产能进入“深水区”的大背景下,邯郸的钢铁去产能该有个什么方案?

在市委市政府的主导下,武安市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方面的决定性作用——在全国首创县级钢铁交易平台,用市场的手主导强壮优秀钢企、淘汰过剩产能进程,实现了稳增长与调结构双赢。

两次大会

发挥好市场政府“两只手”的作用,帮助优质企业渡过难关,促进优胜劣汰,加速经济转型升级。这是市委书记高宏志对武安市的要求。

2016年3月20日,武安市召开化解钢铁产能的部署大会。会上,一份化解钢铁产能的方案摆在了16家钢铁企业的面前。

按照这份方案,武安市将化解钢铁产能压减246万吨炼铁和330万吨炼钢的任务,按照比例分配给16家钢铁企业,钢铁企业的产能占武安总产能的比例为多少,就承担多少比例的去产能任务。具体来说,首先去除必须去掉的部分,即按照河北省提出的450立方米以下高炉和40吨以下转炉都要淘汰的要求,以及围城搬迁企业先淘汰的原则,先确定5家企业在2016年承担拆除设备的任务。然后,其余每个企业都有化解任务,按照各自钢铁企业占武安总产能的比例多少,承担相应的去产能任务。不愿去的,可以出钱,按每万吨100万元的标准,把钱交到武安市化解钢铁

过剩产能领导小组,形成一个“资金池”,专项用于补偿承担压减任务的企业。

钢铁交易平台问世,产能指标依法依规公开买卖。胶着的棋盘走活了!

会后,武安市政府成立了产能置换办公室,挂图作战。16个工作组奔赴各自分包的钢铁企业,想办法、解难题,一包到底。

时隔一年,2017年5月4日,武安再次召开化解钢铁过剩产能工作安排部署会。会上,晒出了2016年的成绩单:

——提前两个月超额完成当年去产能任务。压减炼铁产能243万吨、炼钢产能384万吨。

——实现了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赢。不仅没有出现经济断崖,而且实现了“稳中有进、稳中向好”,时隔两年重返“全国百强”。国务院将“武安去产能做法”作为典型经验充分肯定。

——促进了钢铁行业健康发展。钢铁行业产值由958亿元提高到1074亿元,增加了116个亿;行业利润由22.2亿元提高到50.6亿元、增长了127%。

——转变作风。16个工作组按照八个方面“一包到底”要求,解决了信贷、生产、发展中的不少具体困难和问题。

事实胜于雄辩。

山重水复

钢铁交易平台的推出并非风平浪静,而是有着各种纠结和担心。

“当时市委市政府专门对武安去产能进行分析:最坏的情况是经济断崖、影响稳定;第二种经济下滑、信访等不稳定增多;最好的情况,既把产能压下去、又实现经济平稳运行、社会秩序稳定。”市长王立彤说。

对钢铁企业来说,那是个雪上加霜、举步维艰的寒冬。

2015年,全国钢铁形势遇冷,综合钢材价格从每吨2900元一路下滑到每吨1900多元,创造了20年来的最低点。当时,武安70%产能都处于停产、半停产状态,武安钢铁产业正经历着有史以来的最困难时期。

“最差的时候是2015年四季度,每天早晨一醒来,二三百万就没了。差不多生产一吨钢亏二三百元钱,我这样年产三百万吨的钢企,一个月就亏一个多亿。”武安文安钢铁董事长王文安回忆起当时的情况,心有余悸。

文安钢铁是一家年产300万吨的钢铁企业,无论规模还是盈利能力在武安属于中上等水平。2016年3月,厂子三台高炉只有一台在生产,另外两个高炉已经停产了半年多,“如果开,损失会更大”。

还有更严酷的事情。

钢铁企业生产是一个产业链,“一处断裂,别的配套设备就全没用了;拆设备对公司的负债率影响非常大,一拆,净资产就变低,负债率就提高,上下产业链条整个下来得损失十个亿。”王文安表示。企业设备在银行进行了抵押贷款,一拆设备,银行就会到企业“抽贷”,也就是要提前收回贷款,这让原本就紧张的资金链更容易断裂。此外,每年年初,王文安都会为另外三家企业向银行担保贷款,像这种钢铁企业联贷联保的情况在武安非常普遍。而武安这16家钢铁企业,全部是民营企业,一旦一个企业出现问题,很可能发生“多米诺骨牌效应”,集中爆发区域性金融风险,影响社会稳定。

钢铁交易平台的问世,既为完成去产能任务找到了方法,也使钢铁企业峰回路转,不论去留,都有了保障。

柳暗花明

政策有了,如何运作?“资金池”的钱从哪里来?企业怎么发展?工人怎么安置?

钱从不减产能的企业来,此外政府补贴一些(按照河北省产业政策规定,450立方米以下高炉、40吨以下转炉属落后产能,对这部分落后产能,除享受国家省奖补资金外,每万吨铁、钢产能再给予100万元的交易金补偿;对450立方以上高炉、40吨以上转炉的优势产能,除享受国家、省奖补金和每万吨铁、钢产能100万元的交易金补偿外,我市再按每万吨铁、钢产能各50万元的标准给予奖补,以此加快去产能步伐);任务按每个企业占武安总产能的比例分,经济以此调结构转方式;企业趁此甩包袱,做优做强;工人安置由企业解决,解决不了的,政府培训后再安置。

这个政策究竟好不好?

邯郸武安永诚铸业负责人任起旺告诉记者,他是主动拆除高炉的。

他因为急需周转资金,把一座高炉和一座转炉的产能卖到产能交易平台上,得到一个多亿的补偿资金。企业规模虽然小了,但是通过产能资产的变现,企业又恢复了生机。

裕华钢铁是买产能的企业,总经理孙学兵对这个政策非常支持:“每个钢厂最少也有两千多人,没钱,工人咋安置?能干的给不能干的出一部分钱,我心里是平衡的。”

去产能的同时,政府也在为企业找出路。在武安市政府协调下,文安钢铁创新思维“走出去”,与中冶集团合作,在马来西亚投资建设了年产500万吨的综合性钢铁厂。

在武安市16家钢企中,政府支持的资金1亿元,以及本级财政1.2亿元调剂金,压减产能补偿基金达到4.495亿元,为完成2016年度压减产能任务提供了资金保障。

经过探索,钢铁企业在去产能问题上,由“等等看”转变为“马上办”,由“要我去”转变为“我要去”。武安钢铁企业从业人员约7万多人,2013-2017年去产能任务完成后,共3.2万人需要转岗就业。仅2016年就分流安置16238人,剩余人员将通过职业介绍、失业保险、自主创业优惠政策等多种渠道实现职工再就业。

“这个平台由政府引导,采取与钢企民主协商的方式,利用市场规律,促进钢企间的优胜劣汰。这是一个强壮优秀钢企、淘汰过剩产能的过程,实现稳增长与调结构的有机结合。”河北省委改革办专职副主任王晓桦认为。

摇鞭向前

去年4月份以来,钢铁市场行情持续出现上扬,钢铁价格总体上保持高位运行,企业利润扶摇直上,去产能又遇到新挑战。

“不要因市场好转而有侥幸心理。化解过剩产能,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首要任务,这是全国大形势。要想让武安钢铁持续保持发展动力,就必须要迈过去产能这道坎!”武安市委书记魏雪生给了斩钉截铁的回答。

武安的去产能任务依然艰巨——今年邯郸压减炼铁产能1614万吨、炼钢产能1204万吨(分别占河北省任务的24.2%、17.9%),武安压减炼铁产能931万吨、炼钢产能836万吨,占全市任务的一半以上。

针对具体情况,武安一面压死任务,一面调整措施,因势利导,将平台的交易标准由每万吨100万元提高至200万元。因为今年压减的装备全部为在产装备,压减后企业承受损失更大;钢铁形势大好,企业在盈利状况好的时候压减,补偿标准也应相应提高。至今,14家钢铁企业共缴纳交易金9.07亿元,专项用于补偿压减装备的企业。

逢山开路,遇水搭桥,钢铁交易平台不断在探索中完善。(记者 王玲玲 杨扬 刘承志)

责任编辑:实习编辑董源
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
			河北新闻网
			官方微信
			
			河北日报
			客户端
			
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